苏派教学 - 苏派教育 _www.tengbo9887.com

苏派教学

文 / 屠桂芳 责编 / 屠桂芳 2013-12-19 点击 12477

苏派教学

苏派教学,她是一种地域概念,更是一种文化概念。作为一种文化,她会影响着我们的教学认识,教学实践,教学思维,教学行为;她可以增强吸引力,形成凝聚力,提高创造力;她是我们的立教之本,治教之道,兴教之路。胡锦涛说,“谁占领了文化发展的制高点,谁就能够更好地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掌握主动权”政治是如此,教学亦如此。

苏派教学,她是一种流派,更是一种精神归属。她让我们江苏的教育儿女拥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拥有了一个共同的教学家园,拥有了一个共同的精神栖息地。有了这份归属,我们更有了包容开放的胸襟,我们更有了远瞻开阔的视野,我们更有了融通高蹈的抱负。

苏派教学,她是一种标识,更是一种价值认同。这种价值的认同,价值的追求,是苏人气质在教育中的流淌,她让我们告别了大一统,告别了千人一面。意味着我们更专业、更专长,意味着我们更谦卑、更豁达。一种被认同的身份是值得尊重,值得敬仰的。

苏派教学,是一条长长的流。

流,河流,弯弯曲曲,蜿蜒绵长,从容地流淌,一路接纳着支流的汇聚,奔腾着向着远方。站在这条流里,溯洄从之,去探索她文化的根脉。

“苏派”历史悠久、底蕴深厚。中国教育史说,江苏素称教育发达的省份,乃人文荟萃之地。汉以前,江苏的教育落后于中原地区,但六朝时,中国政治经济重心第一次南移,为江苏教育的发展奠定了初步基础。公元12世纪,宋室南迁,中国的政治经济重心再次南移以后,江苏教育逐步建立了比较完整的体系与制度。明清两代,繁荣的江南经济使江左士俊冠盖全国。及至近代,西学东渐,江苏得风气之先,成为新式教育的发源地之一,并日趋发达。新中国成立后,江苏教育更是迅速发展,取得辉煌成就。改革开放以来,江苏确立科教强省的战略,在全国率先完成义务教育阶段的“两基”达标战略任务,并努力率先实现教育现代化,积极鼓励教育创新,大力提倡教学改革实验。(成尚荣《苏派与苏派研究》)

在坚实的政治经济基础下,历史上的江苏,学派林立,教学思想源远流长。南学,南北朝时南朝的经学,以“清通简要”为其学风;北宋时的苏湖教法,实行分科教学,开创了我国分科教学之先河。明代,王艮泰州学派发扬心学思想,反对束缚人性,着重口传心授;顾宪成、高攀龙始创的东林学派,提倡“有用之学”;顾炎武治学,则以“经世致用”为旨。至清代,太谷学派提出了变通、以人为本、实学实用等思想;恽皋闻、程廷祚承传的颜李学派,以“实学”为核,讲求“实文、实行、实体、实用”;惠栋的吴派,文风朴实简洁;扬州学派的治学,首在能“创”,次在能“通”,强调“会通”,反对“据守”和所谓“定论”。民国时期,陶行知的生活教育理论,提出了“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一个个学派熠熠生辉,一种种治学教学思想华彩独具,嬗递更替,相承发展,在这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了“苏派”。

流,流域,莽莽苍苍,宽阔辽远,磅礴地伸展,平原山地草木鸣禽,都拢在宽广的怀抱,显现出江苏独有的地域风格——清简、灵动、精致、厚实。

清简——南学崇尚“清通简要”,和北学形成了截然不同的教学风格。《北史·儒林传序》称,“南人约简,得其英华;北学深芜,穷其枝叶。”清简是南派治学的典型特征,南学的清简渲染着苏派教学的风格。清简的教学,清通简要,不苛于细,清新简约,不耽于形。清简不同于简一,清是其质,简是其形;清简不同于单调,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灵动——水是灵动的。江苏太湖水的秀美浩淼,长江水的汹涌澎湃,淮河水的丰盈敦实,渗透进了苏派教学。苏派教学,是灵秀澄明的,是灵活激荡的,是灵性扑闪的,显示着灵动不拘的风格,折射着水的光泽。

精致——苏州的古典园林,“不出城郭而获山水之怡,身居闹市而有灵泉之致”,充分体现了“精致”美的主旨。一个个园林,曲折多变、小中见大,以独具匠心的艺术手法在有限的空间内点缀安排,移步换景,美不胜收。园林的精致是苏派教学的一个投影,精致让理念更完美,苏派教学,以精致达成教学的博大。精致的教学,需要精耕细作,但不追求极致。

厚实——石头城的厚实,也默化点染着苏派教学。南京石头城,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得虎踞龙盘之美称。石头城,厚重稳实,志存高远;执着挺拔,内含正直;厚德载物,心怀宽广。苏派教学,一脉如此。

清简、灵动、精致、厚实,传承熏染自然就成了苏派教学的风格。

流,流传,一代一代,生生息息,奔流不停,传递延续。穿过草原,她就有了草原的辽阔;越过大山,她又有了大山的高远。

斯霞,童心母爱教育,她主张丰富学生的想象和理解能力,她的“字不离词,词不离句,句不离文”的随课文分散识字教学法,对我们影响至深;李吉林的情境教育,主张用艺术的直观结合语言描绘创没优化的情境,激起儿童积极的学习情绪,从而把情感活动与认知活动有机地结合起来;王兰,强调师生情感交融的和谐教育;邱学华,尝试教学法影响广泛,提出“学生能在尝试中学习,能在尝试中成功”;于永正的简简单单教语文,有“重情趣,重感悟,重积累,重迁移,重习惯”的教学特色;华应龙的融错教学,把课堂差错融化为一种教学资源,为开展教学活动、达成教学目标服务;孙双金提出情智教育,教学“潇洒不失严谨,灵活而又扎实”;薛法根创造了组块教学法,形成了简单课堂、智慧言语的教学风格……一个个,一代代,教学名家辈出,或以清简见长,或以灵动出众,亦显精致之要,亦显厚实之义。苏派教学,薪火相传。

苏派教学,已是一条长长的流!

“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当遥远的叩问再次从心底拨响,此时,让我们试着回答:我是苏派教学中的水滴,从历史的学派文化渊薮中走来,向儿童生命成长的大海奔去。一路上,我们还将吸纳时代的风霜雨雪,我们还将汇聚他流的甘露玉液,一路奔流一路充实丰赡,一路奔流一路成长繁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