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燃学习者的创新热情 - 智慧论坛 _www.tengbo9887.com

点燃学习者的创新热情

文 / 张春华 季瑞芳 吴莎莎 责编 / 屠桂芳 2019-05-22 点击 453

点燃学习者的创新热情
张春华 季瑞芳 吴莎莎
技术赋能下的学习者图片来源:LEAP创新网站

    美国学校网络联合会(Consortium for School Networking,以下简称“CoSN”)近日发布了《基础教育创新驱动力报告——2019趋势篇,聚焦数字化变革的挑战和机遇》。报告提出了2019年度推动学校教学和创新的五大趋势——学习者即创造者、设计思维、个性化发展、培养未来领导力和数据驱动实践创新。

    推动学校教学和创新的五大趋势

    美国学校网络联合会是北美学校系统内的技术领导者专业协会,也是美国唯一一家专门致力于服务教育技术领导者的专业协会。这些教育技术领导者的目标在于学习方式的改变。基础教育创新驱动咨询委员会以及来自美国和国际上的主要教育组织和教育部门的负责人,共提出了23种推动学校教学和创新的趋势。

    其中,排在前五名的重大趋势分别为,学习者即创造者——学生毕业前就可以改变世界,这一思潮正激励着学校接受现实世界的学习经验,从而促进学生提出新思想和解决方案;数据驱动实践创新——学校越来越多地利用有关学生学习的数据,测量学生的参与度和技能获取,形成关于课程、招聘、技术投资等方面的决策;个性化发展——学校正在寻找提供个性化学习的路径,促进学生的表达、选择和自主能力;设计思维——一种基于移情和迭代过程,创造性地探索和最终制定挑战解决方案的过程;培养未来领导力——采取加强学校的专业共同体建设行动,为教育领导者和工作者提供了学习和掌握新技能的机会,这为创新实践打开了大门,并进一步促进了学生参与的路径和机会。

    报告指出,其中的两个趋势——学习者即创造者和个性化发展,为教育者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这两大趋势都是以学生为中心,反映了未来工作中信息化发展的社会趋势,改变着社会认知和技术创新的速度。这两大趋势在基础教育创新驱动中位列前茅,美国教育系统、学校和教育工作者都将于今年开始对这两大趋势展开讨论和应用。

    使学生成为知识的构建者、问题的解决者

    创造力在当今的工作场所和社团中是一种必不可少的能力,但仅仅掌握事实和概念是不够的。基于未来需求的学习,是通过实践并运用知识和技能来解决实际问题的学习,这不仅是理论上的问题,而且是实践上的问题。为学生创建积极而有意义的学习环境,使学生成为知识的共同建构者,有助于学校知识生态系统的建立。然而,传统的学校教育、测评手段和学习空间并未将“激发学生的创造力”作为学习的中心或焦点,也并未提供足够的时间或空间。

    其实,教育工作者已经意识到,学生天生具备新观念、好奇心和问题意识,把学习者作为创造者实际上一直处于探索之中。让·皮亚杰(Jean Piaget)、西摩·佩珀特(Seymour Papert)和雷吉奥·埃米利亚(Reggio Emilia)等教育家都秉持学习的建构主义视角。皮亚杰认为,教育者“必须培养发明者和创新者,而不是墨守成规者”。他提倡培养学生的好奇心,提供体验类活动,帮助学生从以往的经验中学习新知识。基于皮亚杰的建构主义理论,佩珀特提出新的理念:“物体的制造、测试、分析、重新思考、重新制作和重新测试的能力,有助于促进学生对术语进行深入学习。”佩珀特将他的想法与新技术联系起来,为学生创造和协作提供了机会和条件。埃米利亚则通过工作坊或车间式的空间环境教学,进一步发展了建构主义。

    创客运动抓住了“以学生体验为中心”这一探究精神。近年来,世界各地涌现了很多创客空间。创客空间或其他沉浸式的学习方法,例如基于项目的学习,为学生提出了新的挑战,学生需要在提出项目或构建解决方案之前进行广泛的研究、信息分析和综合,这需要具备与深度学习契合的能力。这不仅有助于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发展,也带来了中等教育如职业和技术学院的复兴。例如,学校更加注重来自真实世界的可以进行实际动手操作的任务,从而有助于学生为未来做好准备。

    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以下简称“经合组织”)教育与技能部门主管安德烈亚斯·施莱彻(Andreas Schleicher)称,新加坡现在正处于“西方几乎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无声革命”之中。学生在通过考试的前提下成为创新者和创造者,学校制度以此著称。

    此外,萨尔瓦多的“DAI创客实验室”目前正在支持两个创客空间。年轻人可以在3D计算机辅助设计和数字制造中建立和展示快速原型制作的技术技能,此外,还提供了其他创造性的学习机会。通过获得创客技术和本地技能培训,年轻人可以将他们的创客劳动产品转化为用于未来就业的证书。创客空间是创新计划的一部分,也被称为“就业桥梁”。美国匹兹堡的重塑学习(Remake Learning)是一个由350多个组织组成的区域网络,这些组织遍布早期学习中心和学校、博物馆和图书馆、课后班和社区非营利组织、学院和大学、教育技术初创企业和大公司、慈善机构和市民组织。匹兹堡儿童博物馆目前是美国20多个与谷歌合作的中心之一,并致力于在全国范围内启动和维持创客教育。

    创客空间超越了物理空间,它将选择和自主性融入日常学习活动,让学生选择如何积极展示他们的知识和技能。展示方式很多,例如讲故事、音乐创作、视频创作或者播客。数字创客空间正在成为下一代创客浪潮。

    这一趋势正以一种快速、强烈的节奏进入教育领域,有时甚至以意想不到的、令人惊讶的方式改变着学校教育。幸运的是,新兴的研究机构和思想领袖能够促进教育领导者做好准备,鼓励学习者作为创造者,将创造性学习纳入教学计划,并引导学生将想象力转向创作性学习活动。

    个性化学习应由学生主导和推动

    人们可以定制自己的播放列表和社交媒体资源,可以定制自己的服装和时尚配饰,已经习惯于对产品和服务个性化的推荐。随着人们越来越重视定制的体验,即参与消费的全过程,学生和家长也对教育个性化的期望越来越高。

    强调个性化发展的趋势展示了学校从“一刀切”到量身定制的变化过程,这给学校保持衔接性带来了压力。

    在过去的10年里,统一的教学模式已经被更加灵活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模式所取代。教育工作者明白,吸引和激励学生是深度学习的起点,他们正在尝试多种创新来点燃每个学生的热情。他们根据学生评估的能力和需求将教学分出不同层次,进而转变教学路径,整合数字工具和内容。通过翻转课堂转化学习空间,活跃课堂氛围,强调学生的选择,关注不同学生的需求。教育工作者也在调整教学内容和环境,使教育内容和文化熏陶更符合学生的学习需求。

    个性化已成为教学模式转变中的流行词语,但这个术语可能会令人困惑。今天,个性化学习是一种由学生主导和推动的模式,学生深度参与有意义的、真实的、具有严峻挑战的项目,展示预期的学习成果。

    位于丹麦哥本哈根郊区的赫勒鲁普(Hellerup)学校是进行个性化教育的典范。15年来,学校给予学生按自己的方式和节奏选择自主学习的自由和权力。学校为此设计了开放式的楼层,包括多功能房间、舒适的座位和技术工具,以及灵活的时间表用以支持个性化学习。教师和学生共同协商如何处理基于项目学习的课程作业。教师通过提问和提示帮助学生“构建、培养个人能力和技能”。

    以往,个性化学习更多是为有特殊需求学生提供的教育,教育者和家长为学生提供和开发个性化的教育计划。未来,每个学生都可以拥有一个个性化的学习规划。

    技术可以简化和增强个性化学习。数字平台已经开始支持教育工作者从各个角度和微观层面了解每个学生。学习管理系统(LMS)中越来越强大的学习者概况综合了如下的纵向数据:学生信息系统,形成性、期中和终结性评估结果,学生在数字任务上的努力和效果,学生在过程中的工作量、徽章数量和作品数量以及课外活动和成就,学生参与学习活动,教师观察,家长和学生的反馈。

    从这些数据中进行预测性分析可以进一步确定学生的即时需求。但同时,学校必须考虑到与获取、存储和共享数据相关的隐私和伦理问题。此外,对于学校领导和实践者来说,在所测量的各个方面进行协作,并准确地捕捉到学习者参与和需求的整体情况,是至关重要的。

    与此同时,新兴的研究机构有助于更加个性化地刻画学习者的个人特征。适应性学习系统未来可能会单独或组合性地捕捉到学习者的一系列认知、情感和行为等个人特征,例如认知风格、性情特点、知识和行为。学生的档案袋有助于教师确定每个学生的水平,并按照学生的实际情况采取个性化的策略,以指导教学和学习。

    例如,中国“教学协作”教育平台使用增强现实技术,将中国学生与全球教育者联系起来,每周帮助50多万学生获得额外的辅导。这个英语学习平台给学生提供个性化课程和作业,而且费用很低。这也是消除数字鸿沟、解决教育公平的一种潜在方式。

    经合组织关于未来教育和技能的意见书《未来预期》(The Future We Want)指出,未来需要个性化的学习环境,应扩大学生主动权,缩减课程,发展基于能力的教学。这一研究给出了一系列课程和教学系统改革所用到的通用视角和设计原则。

    美国大学教育管理委员会教育领导力高级研究中心的创始主任唐·麦克劳德(Don Mcleod)研究发现了“使学习过程具有连贯性和个性化的四项关键变化”——从真实的回忆变为高级思维;从教师控制变为学生主导;从传统学习活动到真实工作场景;从传统学习资源到技术增强的学习环境。

    教育工作者应当精心设计系统,使学生通过多种途径完成学习目标。正如以色列教育技术中心创新办公室主任盖伊·利维(Guy Levi)所说:“千种方法,一个目的。目标一定要清晰,这并不是说目标最终都相同,但是必须互相融通,具备一些共同特征。”

    (作者单位:北京开放大学)

提升创造力的建议

    ●对创造力应该具备更广阔的视野。创造力不应局限于创客运动。从提出一个有意义的想法到创建内容或过程都需要创造力,就像在虚拟环境中创造一个有形物体一样。

    ●将创造性学习与核心教学计划相结合。美国国家学校董事会协会教育创新主管安·利·弗林(Ann Lee Flynn)提出:“有些学校的创客空间让我想起了以前的计算机实验室时代。”除了课堂教学之外,创客活动更多地散布于校外。此外,并非所有的学生都能有公平的机会接触到创客空间。

    ●培养有价值的素养。数字未来公司学习科学执行总监杰里米·罗斯切尔(Jeremy Roschelle)说:“素养是指通过特定的互动媒介参与推进团队目标的能力。”教育工作者可以支持学生在他们所追求的领域如科学、艺术或政治、文学中发展深层素养和技能。

    ●防止思维的固化。开发学生的创造力,让他们充满学习的激情,掌控自己的工作,并为与之相关的问题制定解决方案。学生的自主选择和独立精神培养了学术和非认知技能,如学生自主权、风险承担和应变能力。数字教育中心的高级研究员戈登·达尔比(Gordon Dahlby)说,“选择自己愿意冒险或愿意投入精力的学习,专注于灵活的任务和结构”,这并不会自动陷入固化的学习。

    ●设定深度学习的挑战参数。澳大利亚柯廷大学未来学习顾问金·弗林托夫(Kim Flintoff)表示:“将跨学科的机会结合起来,在各种‘创造’中形成解决方案。让学生面对严峻的挑战和问题,给他们时间去应对挑战,反复尝试,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案,发现有瑕疵的解决方案,评估自己和他人的创造过程,从而促进学生掌握广泛的专业知识。可以将现有资源和现有资源的局限性作为一个创新性挑战,这使学生的解决方案独特而有意义。”

    ●扩大评价范围。与标准化测试相比,绩效评估、观察、反思和外部真实环境评估更适合评价创造性学习。

——摘自《基础教育创新驱动力报告(2019趋势篇)》